•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5-9 14:26:22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意大利米兰时装周。

    刚刚一组格子风格时装秀结束,掌声雷动。这预示着Beautifulyouth这个时装品牌已经在国际时尚界站稳了脚跟。而作为Beautifulyouth的主要设计师江呤雨的设计风格也得到了全世界的肯定。

    江呤雨打开手机,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对她来说非常幸福的时刻分享给“青眼”。

    这是江呤雨在网络认识的一个时装设计师。一路走来,江呤雨从名不见经传的青涩果子,走到国际知名大牌时装设计师,他帮过江呤雨不少。

    收到江呤雨传给他的视频,青眼只是回复了一个字:“嗯”。

    他还是这样,话不多。如果不是谈论时装设计,话就更少了,差不多算是惜字如金。

    知道他也在米兰,江呤雨本想找个借口见他一面,但他如此高冷,江呤雨该如何才能说出口?

    还在犯愁呢,助理小杨心急火燎的走过来了:“呤雨,怎么办?展示亲子装的模特在来这里的路上出了车祸,那我们的show……”

    出了车祸?怎么会这么巧?

    江吟雨正在狐疑,突然听到后台传来阵阵笑声。

    皱了皱眉头,她问小杨:“怎么回事?”

    小杨脸上的表情瞬间柔和:“是青团子在给模特们表演机械舞。”

    “这个熊孩子!”

    江呤雨气势汹汹的走到后台,却发现儿子青团子穿着将要展示的童装正在做一个高难度的向左倾斜动作。

    一把将青团子小身体扶正,江呤雨带着命令口气:“这是马上要展示的服装,脱下来!”

    江呤雨是个工作狂,特别爱护自己的作品,见儿子随便穿上她的作品,她有点生气。

    青团子很皮,但也挺识趣,吐了一下舌头,这就准备脱衣服,小杨突然脑洞大开:“青团子别脱!不如……你上台吧?”

    “他上台?”江呤雨有点懵:“他又不会走台步!小杨,你搞什么鬼?”

    “为什么一定要走台步?我们这次亲子装的秀本来就是标新立异!依我看呀,就你和青团子上台展示咱们的亲子装。”

    “我?”江呤雨赶紧摇头:“更不行了!我一个搞时装设计的走什么秀?”

    “你更理解自己的作品!而且你之前是舞蹈专业出身,形体本来就很好,又经过短期的模特培训。话说回来,这个亲子装系列,你本来就是为你和儿子设计的!由你去走这场秀再合适不过!”

    “我……”

    “好耶!我和妈咪一起走秀!化妆快准备!”江呤雨本来还有话说,被青团子抢先一步。

    化妆师很快就位,小杨连推带搡的将江呤雨弄去化妆。

    江呤雨还吵着不行,青团子冲她做了一个鬼脸:“平时说这些模特姐姐的时候那么厉害,轮到自己上台就怂了!”

    江呤雨赌气的一撅嘴,将声音提高了n个分贝:“谁说我怂了?我只是……”

    “那就别吵了!江小姐,这么大声的说话,很影响你的形象!”

    这个青团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故意跟妈咪对着干?

    江呤雨放低声音,眼神带着威胁意味:“青团子,你的小pp是不是想开花?”

    小家伙黑葡萄似的眼睛眨呀眨,然后一脸的无奈:“我说江小姐,你到底懂不懂状况?我是在给你救场子!你的模特没来!这种时候你儿子不冲锋上阵还等着别人?”

    “……”好像说的有点道理,江呤雨竟一时语塞。

    被化妆师摆弄了好一阵,江呤雨还吞吞吐吐:“要不,青团子你和别的模特姐姐一起走这场秀?”

    “这是亲子装,你才是我妈咪呀!”青团子说的理所应当。

    小杨跑了过来:“准备的怎么样了?快上台了!”

    江呤雨瞬间被石化,紧张得表情都显得有点木。

    青团子一把拉着她,眨了一下眼睛:“走吧,江小姐!别让我觉得你很怂!”

    怎能让一个小破孩儿瞧不起?

    江呤雨抬头挺胸,硬着头皮上台了。

    因为他们展示的本就是带着嘻哈风格的时装,音乐切换成比较有节奏感的。

    一上台,两母子手拉手,江呤雨走着正规的台步,显得特别严肃。

    但她拉着的小家伙就不行了:青团子一步三蹦,踩着音乐节拍还时不时的加一个机械舞的动作。

    这是想砸场子吗?

    江呤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可是青团子根本就没有接收到她的信号,继续吊儿郎当的走秀,一会换一个poss,一会儿加一个动作。

    台下变得安静,江呤雨更紧张了,连手心都冒汗了。

    青团子索性挣脱了她的手,踩着音乐节拍,加上舞蹈动作,围着江呤雨转了一圈。

    江呤雨伸手想拉住这个脱缰的野马,他却故意的吐舌头躲开了。

    母亲佯装生气,儿子又跑过来哄母亲。

    母亲微笑,然后母子拉着手踩着音乐节拍离开T台。

    台下安静了两秒钟。

    走到幕后的江吟雨已经紧张得大汗淋漓。

    完了!

    观众这是什么反应?

    看了看青团子,小家伙不懂事,还冲着她鬼笑。

    江呤雨正想说他几句,忽听外面掌声如潮。

    小杨跑了过来:“老大,效果超好!一大帮记者涌后台来了!”

    江呤雨一听,拉着儿子就跑。

    她不喜欢被记者围着,从一个专业舞者到一个时装设计师,江呤雨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但是她不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两母子从后门溜了出去。

    也许因为觉得躲记者的过程太刺激,小青团子显得特别兴奋,一直乐得哈哈哈地笑。

    出了门,江呤雨觉得挺安全了,这才感觉到有点饿,征询儿子意见:“小太子爷,我们去哪里用膳?”

    小家伙一脸淡定:“太后娘娘,您说了算!”

    “你是太子,我应该是皇后!”

    “皇上呢?”

    “死了!”

    “那你还不是太后?”

    “……”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这个才五岁的小屁孩越来越能言善辩,让江呤雨有点招架不住了。

    江呤雨带着小青团子来到一家叫“缘分”的咖啡厅。

    异国他乡,咖啡厅的名字是中文,这让他们有亲切感。

    要了两分芋头糕和一杯咖啡一杯果汁。等餐的时候,江呤雨拿出手机看了一下,青眼没有回她信息。

    莫名有点失落……

    江呤雨并没有见过青眼,这个传奇中的人物,好像挺不喜欢出现在大众视野。

    江呤雨只是知道他的名号,然后他们在网络上交流。

    江呤雨总喜欢在闲暇时设想他的样子。

    和他QQ聊天时,会自动脑补他的表情。

    她以为自己获得今天这样的成绩,青眼会很高兴地表扬她一番,没想到,只是收到一个“嗯”便没了动静。

    这样的成功对她江呤雨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叔叔,你也喜欢吃芋头糕啊?”

    江呤雨愣神的这会儿,不认生的青团子已经跑到邻桌和别人聊起天了。

    那人笑了一下:“你是青团子吗?”

    “叔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小的肉肉脸上写满了惊异。

    江吟雨这才注意看了一下邻桌的人,这一看让她如临大敌!

    居然是他!

    那个曾经和他私定终生却又一夜之间恩断义绝的人渣!

    一瞬间,江呤雨眼睛里的怒火就被点燃,拉着儿子就走。

    青团子一边走还一边回过头对那人挥了挥手:“叔叔,你怎么知道我是青团子?”

    人渣眼睛里还带着笑意,对青团子摇晃着手机:“你是刚下台就跑来吃东西了?”

    原来是在看刚刚秀场的直播。

    青团子还想跟人渣说话,江呤雨已经将他给塞进车里:“我告诉你!刚才那个人是人贩子!以后你见到他就要躲远一点!”

    “可是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汽车开动,青团子扒着车窗还在往咖啡厅里面看。

    清澈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的落寞。

    他怎么能这样?

    江呤雨义正词严:“我再跟你说一次:刚刚那个人是人贩子!拐卖小孩的!”

    青团子缩回脑袋,撅着小嘴,应了一声:“哦……”

    江呤雨松了一口气。

    汽车缓缓驶动,江呤雨从倒车镜里看着缘分咖啡厅的玻璃窗,那个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的人渣还望着青团子一脸善意的笑!

    已经五年了!

    他居然一点变化也没有!

    这种人渣为什么就没有死?

    他应该死一死的!

    还特么一脸茫然地看着老娘,你以为装失忆就能把你对老娘所做的一切一笔代过?

    人渣!

    不得好死的人渣!

    生孩子没屁眼的人渣……

    因为气愤,江呤雨不知不觉中车速已经超过八十码。

    “江小姐,开车带着情绪很不好哦……”青团子善意地提醒。

    江呤雨这才缓慢减速,带着歉意看了一眼青团子:“刚才妈咪……”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告诉孩子那是他失忆的爸爸?

    自己都不信,为什么还要自欺欺人?

    青团子却小嘴嘟嘟:“一看就是你的前男友,而且是他飞了你那种!人贩子?哪有长得那么人模人样的人贩子?”

    这孩子真是口毒!

    但人家说得也没错。

    江呤雨只好扔给他一个白眼。

    青团子大概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点伤害江呤雨的幼小心灵,马上拍着胸口:“江小姐你别生气,他不要你我要你,等我长大了就娶你!让那个前男友一边后悔去!”

    江呤雨笑了:“谢了,团子哥!”

    这个才五岁的小男孩居然有点侠气。

    这性格和江呤雨毫无二致。

    想当初江呤雨还是一个在意大利留学的大学生,学舞蹈的。知道自己怀孕以后她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很多同学以为她的执着不过是为了母凭子贵嫁入当地华侨富豪家族。谁知江呤雨办了休学,突然就失踪了。

    再出现在人前的时候,江呤雨已经从一个舞蹈专心学生华丽转身变成一个时装设计师。

    身边多了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小男孩。她逢人便说,这是她的儿子。

    别人问她,孩子的爸爸呢?

    江呤雨的回答很简短:“死了!”

    江呤雨从来没有想过会再遇到那个自称失忆的人渣!

    今天真是一个倒霉透顶的日子!

    获奖的欢喜也没能冲淡江呤雨因为遇到这人渣的郁闷……

    还好还好。

    再过几天她就要带着青团子回国了。

    父亲身体不好,家里的广告公司需要人打理。江呤雨答应了父亲,这场秀圆满结束以后,她就回去接父亲的班。

    到时候,在意大利的八年,江呤雨会忘个一干二净!

    “江小姐……”青团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江呤雨:“你好像忘了,我们是出来吃东西的!”

    是啊!

    江呤雨一生气,居然忘了带孩子出来干什么的。

    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团子哥,你要吃什么?”

    “芋头糕!”

    那个人渣也喜欢吃芋头糕,江呤雨记得很清楚。

    “能换一个吗?”

    “不能。”

    “……”

    虽然心里窝着火,但江呤雨知道

    青团子没有错,自己不应该把气撒在孩子身上。所以她只好耐着性子,车到附近的另一家中国人开的咖啡厅,江呤雨给青团子点了芋头糕。

    小家伙一边吃一边微笑,看来心情还挺不错的:“江小姐,你注意到没有,刚刚你那个人贩子前男友他也在吃芋头糕!”

    这孩子怎么回事?

    匆匆看了一眼的人,他居然那么感兴趣!

    江呤雨瞪了他一眼,态度非常严肃:“以后不许再提他!不许!”

    “哦……”

    吃了几口,青团子才想起江呤雨也没吃东西:“江小姐,你不吃一点吗?”

    江呤雨闷声闷气:“不吃,我减肥!”

    “饮食要均匀,该吃饭的时候就得吃,不然你会在减肥的路上越减越肥的。”青团子的表情比江呤雨更严肃。

    这个小人精!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55824.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