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为用户名d754903977指定的密码不正确。 忘记密码? 精品小说《宝鉴》莫川全文在线阅读 - 宅男频道
  •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4-28 03:41:20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宝鉴小说完整版由 uchuhu 提供!“小子,你走路是不是不带眼啊?看看我兄弟被你撞成什么样子了?今天不给个说法,看哥几个不弄死你。”寸头青年寒着脸,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这青年说着,莫川四周顿时又围上来两三名不怀好意的年轻人,看他们......宝鉴小说完整版已出,祝大家阅读愉快!

    莫川再笨,也看出这伙人就是故意找茬啊!

    此时这边的推搡,已经引起食堂工人们的注意。不少人一脸看戏的表情看过来,大清早起来能看一场好戏,正好提提神。

    “说话干净点,我还没说你们撞翻了我的早饭,你们反倒怪上我……”莫川怒气冲冲的道,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艹,怎么说话的?耍赖啊!大家听听这是什么话?我兄弟都被你撞倒了,腿都受伤了,断没断还不知道,你他妈反倒讹诈上我们了,你小子有种啊!”寸头青年仰着下巴,吊着白眼球,一脸痞气,说着还伸手拍着莫川的脸蛋。

    “毅哥,别跟他废话,弄死他!”倒在地上的青年喊道。

    跟莫川唧唧歪歪的毅哥没动手,站在莫传说身后的青年忽然出手勾住莫川的脖子,就是往后拖拽!

    这一幕发生太突兀了,莫川根本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人。突然遭此袭击,身子踉跄的退后几步,下意识的扣住勾住他脖子的手臂,缓解呼吸的困难。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毅哥见状,冷笑着举起拳头就是像莫川脸上捣去。

    莫川大惊,危急之下,双手抱住勾住他脖子的手臂,猛地一弯腰,将背后偷袭的男子轮砸出去。“噗通!”一声,偷袭之人被狠狠的砸在面前的毅哥身上。

    这赫然是蛮力版的过肩摔!

    “我艹!”倒在地上的青年看到这一幕,吃惊脱口而出。

    此时,莫川也被自己的举动惊到了,我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竟然能使出过肩摔这种暴击大招?

    眼看毅哥两人被摔砸得一时半会根本爬不起来,还站着的两名青年大怒,抡起拳头就是冲过来。

    莫川来不及惊讶,下意识的抬脚就是向一人踹去,对方看起来也是打架惯犯,见状直接伸手搂住莫川的脚,就想顺势拽倒莫川。

    岂料,莫川这一脚力气竟然大得惊人,令他不仅没抱住,反倒迎身正好被踹到胸口,整个人狼狈的倒飞出去,跌倒在地。

    仅剩的那一人,在见到莫川踹翻兄弟之后,灵光一闪,有样学样,下意识的跟着抬脚就是踹了过去。

    此时莫川刚刚收回脚,就像是背后长眼一般,竟然一个侧身避开这一脚,然后顺势抱住他的大腿一扯。这人本就是“金鸡独立”根本站不稳,再被这顺势一拽,顿时脚下一滑,双腿直接劈开,赫然做出一字马姿势!

    问题是男人的韧性可不及女生,蛋蛋被扯得宛若撕裂了一般剧痛,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裆下,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

    “嗞……”围观的人工人倒抽冷气,下意识夹紧大腿。

    精品小说《宝鉴》莫川全文在线阅读

    “卧槽!这谁啊,这么猛!一干四啊,竟然全部撂倒!”众人大惊。

    “可不是,招招要命,真够干净利落了!”

    “我日,那不是毅哥吗?听说前阵子还摆鲜花阵追过人事部杜瑶瑶来着。”有人认识被砸得晕头晕脑的毅哥。

    莫川看着倒地狼狈不已的众人,简直有种做梦的感觉。他虽然也是打架惯犯,但是还从来没有这么牛逼哄哄的战果。主要是身体素质在那摆着呢,又没经过专业训练,打架也就是比恨斗力气。

    难道是因为运气?莫川想。

    “你刚刚是不是说腿断了?”莫川指着一开始“被他撞倒”的青年,质问道。

    这青年早就看傻眼了,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上楼也有劲了……呸呸呸,这青年看到莫川看过来,被吓得连忙摆手:“没断没断。”

    “没断你瞎机巴喊啥?!”莫川走上去,凶神恶煞的道。

    “不是不是,是……”这青年说话忽然放缓,眼神似乎有些闪躲。

    就在这时,莫川打架时那福如心至的感觉再次从心底冒出,在注意到这青年的脸色的诡异,莫川鬼使神差的猛地转身。

    就见他身后,毅哥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抄起一块金属盒饭托盘,一脸狰狞的向他拍了过来。

    莫川大惊,根本来不及逃跑,下意识的举拳就是迎了上去。

    砰!

    金属与血肉的碰撞,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定格在莫川拳头上的金属托盘,上面赫然鼓起一个金属包。

    看到这一幕的人,眼皮被惊得突突直跳,这盒饭托盘虽然说就是一层铁皮,但好歹也是铁啊,一拳头砸得鼓起来,这尼玛得多大力气?

    一拳拦下托盘之后,莫川脸色难看的抬脚就是踹了过去。本就被金属托盘震得手臂发麻的毅哥,根本没想到莫川能拦住托盘,一个愣神,便被踹飞了出去,半天爬不起来。

    莫川被这种背后偷袭吓到了,赶紧转身,害怕身后混蛋偷袭,岂料这青年早就被吓破了胆,挣扎的退后几步,一边爬起来,一边道:“别打别打,不是我们故意要为难你,是……是毅哥让我们做的。”

    “为什么?”莫川纳闷。

    “毅哥说你欺负了杜瑶瑶,所以……”还没说完,这小子很没义气的跑掉了。

    等到莫川再看向其他人的时候,那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扶着毅哥逃之夭夭。

    “杜瑶瑶?杜瑶瑶是谁?我怎么不记得欺负过什么杜瑶瑶?”莫川嘀咕一声,忽然神情一动:‘不会是昨晚那个凶巴巴的妹子吧?’

    莫川无语的搓了一下面孔,漂亮女人果然净是麻烦,看来回头得找人问问这事。

    随后莫川在食堂大妈敬畏的眼神中,再次买了一份早餐,然后拎着早餐前往生产车间。等到走到没人的地方,莫川表情顿时扭曲起来,举着手掌拼命吹气,窝日,太疼了!

    莫川工作的车间是振远电子厂的第三车间,位于食堂东边。这里并列着四个车间,厂子的仓库也建在旁边,四方四正的房子,乍一看就跟并排的棺材似的,实在是令人压抑,搞的每天上班的心情就跟上坟没啥区别。

    不过,莫川今天走过来的心情就不一样了。因为从今天起,他将是这其中一间厂房的主人,这个工厂的小头目的之一。

    莫川进了车间,这时正是换班时间,上了一夜夜班的工人,疲惫的站起来活动四肢。这些人看到莫川走进来,皆一脸复杂的神色,有羡慕,有嫉妒,还有轻蔑,更多的是高强度劳动之后的麻木。

    车间的工段长葛晨走了过来,神色有些冷漠的递上一份清单道:“这是咱车间的排工表,我值了一夜班,累了,先走了。”

    说完,不等莫川说话就大步流星而去,在错肩而过的时候,分明可以看到他强自平静的面孔上,控制不住的闪过一丝愤怒。

    赵贤达空出的位子,按道理应该是由他工段长来接任才是。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不是他接任,怎么也排不到他属下莫川来接任啊?现在这算什么?属下变上司,这让大伙以后怎么看待他?

    按照一般工厂管理惯例,一个车间应该设有正副两名车间主任,一到两名工段长作为基础管理层。

    不过,振远电子厂为了缩减人工成本,每个车间只有车间主任、工段长各一名。车间主任总抓车间生产,工段长负责更详细的排班监督等等碎事。

    不过,在这厂子里,工段长职权和车间主任差不多,更像是两班倒的管理员。当然区别还是有的,很多活都是工段长干,有时候工段长更是需要上夜班监督工人,可谓脏活累活全包了。

    本以为赵贤达下台,他葛晨终于熬出头了。没想到竟然空降上司,而且这上司还是他之前的手下,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这心理落差之大,怎么可能让他接受得了?也无怪乎他对莫川生出如此强烈的抵触之心。

    莫川扭头看了一眼葛晨,最终没有发火。老实说,莫川心里也有些疑惑,李经理明明有葛晨这个老员工,为啥还偏偏让他这个没有丝毫经验的人,当这个车间主任呢?就因为他当时凑巧碰到了李经理?

    这一幕看在厂子工人眼中,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看样子工段长这是要和主任杠上了啊!有好戏看了。

    莫川拿着葛晨给他的排工表,开个短促的晨会,安排着今天的生产任务。这些东西,平日里见多了赵贤达的巴拉巴拉,莫川耳朵都要听出老茧了,自然有样学样,安排的颇为合理。

    下面工人不像葛晨那般抵触了。不管他们心里如何羡慕嫉妒恨,这日子得继续过啊?他们也知道莫川就是倒下来了,他们九成九也做不了车间主任,所以也无所谓谁上台,虽然心里酸酸的。

    安排好生产任务之后,莫川就要跟质检那边打交道,将昨晚工人生产的产品,递交过去质检。

    “莫哥哥,恭喜啊!”质监部门的苏丽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莫川身旁,满脸笑吟吟的道。

    看着苏丽丽眼神中闪烁的光芒,莫川心中不得意那是假的,笑呵呵道:“同喜同喜,走运而已。”

    “莫哥哥太谦虚了,没想到一转眼就连跳两级当上了主任,莫哥哥真厉害。”苏丽丽眼神中闪过崇拜之色,令莫川虚荣心大涨。

    “喂,丽丽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啊?”跟过来的一名质检少妇,一脸揶揄的道。

    苏丽丽俏脸都是红成了大苹果,作势要打的模样:“你瞎说什么啊?”说着,连忙对莫川解释道:“莫哥哥你别在意啊,小雅就这样,喜欢乱开玩笑。”

    莫川摆手:“没事,没事!”

    看到莫川摆手,苏丽丽心中反而闪过一丝失望。

    交接好质检之后,车间又来了新人,昨晚人事部凶巴巴的妹子给了莫川名单,让莫川心里早有数,安排老人带新人。另外,还有两名员工辞职,过来找他拿签条。

    精品小说《宝鉴》莫川全文在线阅读

    乱七八糟的碎事可谓一大堆,莫川忙到十点多才松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生产车间里面开间小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赵贤达的东西早已经被清掉,干净利落的只有车间的生产资料以及葛晨的一些私人用品水杯之类的。

    莫川放松的长长吐了一口气,看着外面枯燥生产的工人,心中生出一股忧愁。

    上面拨给他第三车间的生产任务,刚刚他查了,才完成三分之二。而此时距离月底只有不到一星期时间,怎么看怎么都完成不了,这种情况只能让其他车间帮忙。

    问题是看昨天那些混蛋对他的态度,这些人能帮他才有鬼。怎么办?难不成找李经理诉苦?

    不行,他这个位子来得本来就有些莫名其妙,搞不好就是李经理脑子一发热决定的,说不定李经理现在肠子都已经悔青了,他再去诉苦,搞不好就被顺势踢走。

    莫川不在乎这位子,但是他在乎那些人瞧不起他的态度,就算走,也要是自己炒老板鱿鱼走,不是被人撵走。

    怎么办?莫川愁上心头。

    青乌术?莫川忽然想到之前帮他解决赵贤达的神秘莫测的青乌术,问题是青乌术这种风水相术对生产有个毛用?

    想到昨儿天眼帮他解决赵贤达诬陷的事情,莫川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闭上眼睛,仔细搜索他目前能够学习使用的东西。

    说起来,这青乌续薪符确实神奇。青乌术是何等庞大的信息量,竟然仅凭一张符纸便刻入人的脑海,他喵的,这符纸要是能批量生产,那大家还用得着学习?岂不是各个都是博士后?

    当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不提符纸的制作难度,即便是莫川获得了传承,那些知识也不是他的,只是刻录在脑子里。在需要的时候,努力回忆检索的时候,才能支离破碎的回忆一些。想要做到融会贯通,还得从头开始慢慢学习。

    此时,莫川就是在翻阅总纲,也就是类似目录的玩意,了解青乌术的神秘。等到莫川将总纲大概翻了一遍之后,终于对青乌术之中的相术有了一个较为系统的了解。

    与丹术相似,相术也分为两种,一种名曰堪舆术,又称相地术、风水术。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专门用来看山川风水啊、宅基啊之类的。

    另一种名曰相人术,也就是大众认为的相术。也就是专门用来看人的。莫川之前在银行前,曾利用古钱拨开弥障,窥视那中年男子命运便是相人术的简单运用。

    没翻阅几下,莫川忽然愣住了。因为他看到总纲之后的严厉警告!

    “青乌窥道,截阴阳秘,断生死律,破凶吉理,凡研此道,天予当用,道藏须避……道之杀伐,五弊三缺,命中谨防,青乌之枕秘,向惟口授。是书不述,布衣得承师训,谨补述之,望有缘人慎之。”

    莫川忽然想起昨天的事情,赵贤达陷害他之前,他不正是道破了中年男子的轮回天机?如果不是有天眼之助,莫川恐怕已经糟了三缺之中的“漏财”之劫。

    一想到这,莫川都有种庆幸的感觉。吃一堑长一智,莫川决定以后轻易绝不道破天机,自己知道用用就行了。

    在看到这的时候,正好到了中午吃饭时间。莫川看得正爽,即便是去吃饭,脑海中关于青乌术的知识依旧犹如流水一般,从他眼前流过,令人如痴如醉。

    下午某一刻,在粗略翻阅中,莫川忽然被一处风水局吸引了,这是一篇介绍玄武局的风水,莫川之所以被吸引,是因为风水中的图例,像极了他早上感慨的如同棺材一般的生产车间。

    关于玄武局的风水就多了,有吉有凶,其中更多的是教人如何规避不利的风水。

    其中叙述的理论,简直令人叹为观止。依照这理论,自己完全可以随意取材身周之物,布置风水。不像其他风水之术,用到风水物品全是一些固定的东西,死板的不行。

    “莫主任?莫主任?桑主任找你!”门外忽然传来呼唤声。

    莫川抬头看去,开间办公室外,一名工人小心翼翼喊道,估摸这他以为莫川在打盹呢!

    “桑彭云?”莫川反问一声。

    “是的。”

    莫川脸色顿时沉了沉,从昨天桑彭云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作风来看,这时候过来找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不出莫川所料。

    只见桑彭云背着走进来,看着车间仅仅有条的模样,表情似笑非笑道:“呦,不错,有两把刷子,这么快就适应了,看来早有准备啊!”

    这话刺耳的厉害,什么叫早有准备?早有准备拉赵贤达下马?

    “桑主任有事?”莫川寒着脸道。

    “当然有事,仓库那边来了一批货,巧了,一次来了两辆大车,那边又要急着卸货装货,这不让我过来找你借点人过去搬货,放心吧,今天搬货的工人,按照平均生产量计工资,不会亏待他们的。”桑彭云漫不经心的扫着生产车间的几十号人,谁是新手,谁是老手,一眼便知。

    莫川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行!”

    借人搬货?这不是坑他吗?本来他的车间生产任务时间紧张的基本完成不了。现在再被借走人,看桑彭云这混蛋的姿态,肯定是要“借走”一下午,这下生产任务铁定完成不了了。

    “不行?”桑彭云脸色凝固起来,嘿嘿冷笑道:“这事是李经理吩咐的,怎么?提拔你李经理的话你都不听?”

    莫川语塞,竟然是李经理吩咐的?莫非李经理昨天让他坐上主任位子是真的脑子发热决定的?所以现在后悔了,得找个借口,把他拿下来?

    殊不知,这事完全就是桑彭云断章取义。李经理原话分明是这样说的:‘老桑啊,下午有批货等走,你通知其他几个车间,匀几个人出来去帮帮忙。’

    桑彭云看着莫川难看的脸色,得意一笑,谅你也不敢找李经理对峙。

    “你们这一排人,放下手中的活,跟我走,搬货去。放心吧,今天的工资按照标准给你们结账。”桑彭云自作主张的将一排老员工直接抽走。

    桑彭云在厂子里干了七八年,莫川车间里的工人几乎都认识他,闻言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

    只有几人还望向莫川,等着莫川吩咐。

    莫川脸色难看的道:“他们都是老员工,我这个月生产任务等着交货,让今天新来的员工去吧。”

    “不行,那批货太重要了,新员工毛手毛脚的我信不过,要的就是老员工干活踏实,就这些人了。”桑彭云想也不想的拒绝了,然后就让这批人跟他走。

    他带着李经理的“口谕”,这些员工也不敢不听,但是县官不如现管,顿时有些为难的看向莫川。

    此时莫川脸色可谓难看的不行,桑彭云说话太老练了,令他无法反驳,看着工人们为难的眼神,莫川心中忽然闪过一道恶毒念头,道:“去吧,快去快回。”

    “哎,好嘞!”工人们应道。

    桑彭云冷笑不已,快去快回?嘿嘿,没给你个有去无回就不错了,还快去快回?毛都没长齐,还想爬上来跟我们平起平坐,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不出莫川所料,这些工人一去就是一下午,直接磨蹭到下班时间才回来。莫川听几个工人说,那批货其实并不多,他们搬搬歇歇抽支烟的,一下午轻轻松松就消磨过去了,反正这下午有标准工钱拿,能玩白不玩。

    莫川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气的脸色发青。

    我莫川就算不仁不义踩着上司上位,也没惹到你桑彭云吧?还真当我好欺负?莫川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晚饭时间,莫川跟工段长葛晨交接好事务之后,才去吃晚饭。吃完晚饭,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

    莫川站在食堂前,点了一支烟,看着东边的厂房,心中和青乌术中玄武局一对,果然十分酷似。

    这些厂房一个个臃肿的看起来像是棺材,其实更像是一只只缩头的王八。若只有一个王八,那绝对就能对的上玄武局。奈何一下出现四只,自然也就谈不上玄武局了。

    不过,莫川既然知道玄武局理论,自然就知道如何将其变成玄武局。

    莫川点燃一根烟,看着四周没人才漫不经心的走了过去。路过桑彭云的第二车间北面的时候,莫川的动作慢了下来。

    布置风水局,第一步便是定向定位。何为定向定位?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你想要什么?是招财纳福?还是官运亨通?亦或者旺孩子文昌星运?

    知道目的,才好“立太极,定八方”,才好布置风水。

    这些只是风水的第一步,却也是最难的一步,学风水者多死在这一点上。于是乎,风水牛人发明了“罗盘”作为辅助工具。

    传承堪舆鼻祖青乌子和将其发扬光大的宋朝国师赖布衣两人传承的莫川,却根本不需要罗盘来定位,因为他有一双“慧眼”!

    待到走到艮卦葵丑位之时,莫川停住了下脚,佯装系鞋带,将一柄水果刀狠狠的刺进厂房墙角花园泥土之中。

    玄武局中有一凶局名曰:“玄武插尾,必受其累。”指的是在玄武局北面若建有小房子,此房子便会成为插尾凶宅,主克正宅,易遭贼窃。

    精品小说《宝鉴》莫川全文在线阅读

    莫川一时半会可没办法修个房子坑桑彭云,索性在玄武尾巴上插上凶器,管它三七二十一,这个玄武凶局肯定成了,只是一时半会不知道是啥效果,反正不是易遭贼窃。

    随后,莫川心中一动,又走到自己的第三车间厂房正南方,推演一番之后在坤卦己末位压了一块砖。所谓玄武喜静,厚重载德,靠山肥厚,而德财兼得。

    一块破砖当然不可能形成“靠山”吉宅,不过有第二车间的凶宅漏财之冲,此局虽不可长久,但短时间必然有效。

    这正是损人利己之局。

    这般搞定,莫川心情略带几分忐忑的回宿舍去了。莫川虽然见识过青乌术的种种神奇,但是仅凭这两三下手段便能带来改运效果,莫川还是有些怀疑以及忐忑的。

    反正他那车间不出意外,肯定完成不了生产任务了。李经理若是理解那还好。若是借机撵他走人,走就走吧,反正之前也想着辞职来着。

    若是此风水局成了,临走前能坑一把小人,也是好的。

    到时候,他没完成生产任务,桑彭云也倒霉了,李经理面对他这俩难兄难弟怎么处理?辞了他却放过桑彭云,这让其他人怎么想?说不准还能因此逢凶化吉呢!

    不管咋说,得风水局生效才有用。

    第二天,莫川老老实实的上班下班,厂子里一片风轻云淡,什么事都没发生,桑彭云也没找莫川麻烦。莫川心中顿时嘀咕了,难道他修为太浅了?

    第三天,依旧屁事没有,反倒葛晨跟他吹胡子瞪眼,指责他胡乱安排,搞的他下不来台,跟葛晨吵了一架。

    第四天,依旧什么事都没有,而此时距离交货只剩下两天时间。得,莫川已经气馁了,唉,他把风水想得太简单了,看来不花点心思仔细钻研一下,根本就不行。

    第五天,莫川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早早起来去食堂吃早饭,好巧不巧的撞到桑彭云这混蛋。

    “呦,这不是新晋的莫主任嘛,吃早饭啊?”桑彭云看似和蔼的道,在他身边跟着好几名狐朋狗友,不是第一车间主任、工段长,就是坐办公室的大爷。

    “对啊!”莫川跟吃了苍蝇似的。

    “好好吃,这个月还有还有两天就到头了,以后恐怕不一定能吃到食堂饭了。”桑彭云笑道。

    此言一出,围在他身旁的众人顿时意味深长的哈哈笑了起来,引得不少工人探头探脑的看过来。

    “我的事不用桑主任劳心,反正年轻,去哪不行?倒是桑主任,年纪这么大了,上有老下有小,这工作要是丢了,啧啧……”莫川输人不输阵,反口嘲讽。

    只是他这嘲讽毫无攻击力,只是令人觉得好笑。桑彭云是振远电子厂的老员工,从最基层的工人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厂子辞了谁都不会轻易辞了桑彭云,毕竟工人好招,管理层人心散了,工厂可就完了。

    “有劳莫主任操心了。你还是多考虑考虑你自己吧!”桑彭云讥讽道。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喧闹之声,众人扭头看去,就看到一道黑色孤烟直插云霄!

    “失火啦失火啦!第二车间失火啦!快来人救火啊!快救火啊!”远处传来惊恐的呼喊之声。

    桑彭云脸色剧变,根本顾不得其他,撒腿就是往厂房那边冲去。

    众人更是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莫川,尼玛,这到底是什么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第二车间竟然起火了,这下桑彭云就是再劳苦功高,恐怕也凶多吉少了啊!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451461.com/49717.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