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4-27 18:25:46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尊享酒店。

      夜风撩动纱窗,为一室的情潮增添了几分清凉。

      宽大的床褥中间一团被子在起起伏伏,被子下时而传来难耐的轻吟,夹杂了痛苦,又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意味。

      蓦地,一只细白的手伸出来,用力抓着凌乱的被褥,另一只宽大修长的手覆上来,与她十指紧握,抵死纠缠着。

      “心心……”一声低沉哑磁从男人喉间溢出,温凉的吻也落在她泛着淡粉的颈肩。

      这一句话却让他身下的女人猛地一僵,从情潮浪海中清醒过来,惊恐的看着与自己纠缠在一起的男人。

      他眉心紧锁,额间浮着汗,爬过英俊硬朗的脸顺着下颌滴下来,透露着一种致命的性感。

      “啊……”慕容好没忍住叫出了声,“姐夫……”

      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

      为什么?

      慕容好的脑袋乱成一团,对于之前的事唯一印象就是父母为她举办18岁的成人礼,宫翌晨来给自己敬酒。

      她沾酒就醉,脑袋变的晕乎乎的,宫翌晨说带她休息,扶着她来到了房间……

      所有的记忆都回笼,汇成了现在这样难堪又冰凉的事实。

      她和宫翌晨上床了。

      而宫翌晨刚才叫出的名字更让她难过,“心心”是她姐姐的小名,他把她当做了姐姐。

      她伸手去推男人,触手都是硬邦邦的肌肉,“姐夫,不要这样,我不是姐姐,我……”

      男人似乎是嫌她话多,用手捂住了她的脸。

      “呜……”清泪汩汩从骤然睁大的眼中滚落,慕容好想要逃离,奈何浑身都发疼酸软,不是男人的对手,她的挣扎在已经红了眼睛的男人眼中变成了一种情趣。

      慕容好短暂的清醒最后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化为灰烬,手指无力的跌落在雪白的床褥上,在意识昏沉之际绝望的想着,清醒过来后,宫翌晨会恨死自己吧。

      之后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她就像一具柔软又没有了生机的玩偶。

      再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感觉到身侧有人,慕容好僵硬的扭头。

      男人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黑色衬衣,笔直的西装裤,手腕上戴着名贵的手表。

      “醒了?”他的声音低沉好听,落在慕容好耳中却如一道惊雷,把她劈在了原地。

      她刚从一个噩梦中逃脱出来,却马上陷入了另一场噩梦。

      不,不是噩梦,不管哪一个都是带给她撕心裂肺的痛觉的现实。

      “姐夫,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要误会,我什么都没有做。”慕容好慌乱的解释着,她不想宫翌晨更厌恶自己。

      宫翌晨嘴角的弧度更大,眼中的冰冷却丝毫没有减退,“我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

      慕容好愣住,然后松了一口气,脸上浮起一个勉强的笑容,“那就当我们都喝醉了,我不会找你负责,你也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你还是我的姐夫……”

      她说的很快,最后声音也越来越小,生怕自己声音带上了一丝哭腔。

      宫翌晨拇指摩擦着她的下巴,触感细腻温热,像是一块尚好的温玉,有一种让人爱不释手的触感,这让他想到了昨晚荒唐的一切。

      眼中猛的一暗,宫翌晨厌恶似的甩开手,冷笑了一声,“找我负责?你想的还真是很多。”

      “不,我没有想过,我就是……”

      “实话告诉你吧,昨晚是因为我喝了有问题的酒,不然我不会碰你。”

      她知道,他那么恨她,她比任何人都知道慕容心在他心中地位,就连昨晚,他都在自己耳边一边一边叫着慕容心的名字。

      胸口隐隐传来刺痛,慕容好勾起一个满不在意的笑容,低声说:“嗯,我知道,所以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啦。”

      宫翌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凑近,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道:“慕容好你是真的傻,还是装的太好?你知不知道那杯有问题的药是给你准备的。”

      他满意的看到慕容好脸上的表情马上僵硬起来。

      “我让人找了好几个条件不错的男人,准备送你一个成人大礼。”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不紧不慢,低沉带着磁性,就好像在对人说着情人的蜜语,而慕容好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她惊恐的看着自己面前面容淡定男人。

      他高高在上看着她,目光没有丝毫温度,没有人会怀疑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宫翌晨无不遗憾的摊手,“可惜,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那酒被我喝了,呵。”

      说完他冷笑了一下,目光似刀刻在慕容好身上。

      慕容好的眼泪失控的往外流着,她一开始还满是愧疚,还担心他误会,她从头到尾都为他着想着,最后所有的担心都在嘲笑她的可笑。

      宫翌晨伸手按住她冒着眼泪的眼角,笑了笑,“哭什么?你当初要害心心的时候,不就做梦都要有这一天?我帮你实现了,你还不高兴?”

      喉咙就像是被湿毛巾捂住,慕容好开口沙哑刺痛,“不……”

      男人没有耐心,等着她醒过来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根本不等她说完,他就懒洋洋站起来,毫不留恋的要走掉。

      “慕容好,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来日方长。”宫翌晨回头,嘲弄的看了一眼她,嘴角冷冰冰的勾起。

      咔哒。

      听到房间门被关上,慕容好紧绷的身体徒然放松,最后她支撑着坐起来的时候,枕头被泪水浸湿了一大片。

      地上散落的全是被撕烂的礼服,怎么都不能穿了,慕容好为了一条浴巾去了浴室。

      镜子中的女人双眼浮肿,眼梢绯红,苍白的脸上爬满了泪痕和发丝,看上去狼狈不堪。

      明明昨天才是她的成人礼,她终于长大,终于有机会掌握自己的人生,还因为那个人的来到高兴了好久。

      现在所有的一切化作了她身上斑斑紫紫丑陋的痕迹,就像是她这么多年的暗恋一场不光彩的谢幕。

      慕容好支撑不住的蹲下去,紧紧抱住双臂,半响之后,浴室传出了阵阵低哑的悲咽。

      慕容好的成人礼,举办得不算高调,只是在酒店邀请了她的一些朋友,现在也已经走光了,她一个人走出酒店的时候,还一阵恍惚,告诉自己就当了做了一个噩梦。

      嘴角挂着一抹苦笑,她坐上了回家的车。

      是的,慕容家二小姐的成人礼不是在自己家中举办,她的父母也没有到场。

      因为邓锦芝还恨着她,自然不愿意她在家里举办宴席,慕容国便让她在外面简单庆祝一番,说到底昨天也只是一个小型的生日聚会。

      所以宫翌晨会到场,她意外又开心,但是现在……

      慕容好看着窗外往后退去的景色,眼中是化不掉的浓稠悲戚。

      没开多久,就到了慕容家。

      慕容好看着眼前,高低起伏的豪宅,掐着自己的手心,给自己打气。

      在心里默念着,自己已经成年了,可以搬出去住了。邓锦芝那么恨自己,自己要是搬出去,她应该会很高兴。

      雕花铁门打开,佣人对着她微微点头,低声说:“二小姐,夫人正要找你。”

      慕容好走进去,就看到邓锦芝坐在客厅中,浑身都是低沉的气压,想了想自己最近没有犯什么错,便硬着头皮站过去,低声道:“妈,我回来了。”

      邓锦芝不紧不慢收起手中的晨报,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放下瓷杯之后才掀起眼皮看她一眼,眼中似藏着钩子,“哪里去了?”

      “我昨天生日,出去和朋友庆祝了,爸是知道的。”

      邓锦芝看着她伏低做小的样子,心中的不满就更甚,冷哼了一声,继续问:“都有谁?”

      慕容好不明所以,低声说:“都是我学校的同学。”

      邓锦芝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描着精致眼妆的眼睛挑起来看她一眼,看的慕容好心底发毛,直觉不好。

      “都是一些同学?”邓锦芝疑惑的皱眉,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耳发。

      慕容好点头。

      “啪!”一耳光既猝不及防的打在慕容好脸上,力道之大让慕容好都出现了耳鸣,她捂着脸,对外界的声音就像是隔着一层罩子,什么都朦朦胧胧,看邓锦芝的样子又是在骂自己。

      这么久了,她都麻木了,一直等到耳鸣过去,她才平静的看着被佣人劝阻住的邓锦芝,静静开头,“我又犯了什么错吗?”

      “你还有脸问?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

      一份报纸劈头盖脸的砸过来,慕容好看了看,瞳孔就猛地一缩。

      “惊爆!宫氏太子爷与慕容二小姐酒店共度一夜春宵!”

      上面还有两人前后离开酒店的背影照片。

      “你怎么就能这么贱?你看看心心!她现在还在医院中!你却赶着去勾引她的未婚夫!慕容好你的良心呢?”

      良心从邓锦芝口中说出来,让慕容好只想笑。

      她沉默的把报纸收起来,抬头与对面发怒的女人平视,“都是乱写的。”

      邓锦芝又不是傻的,她从慕容好回来后敏感的察觉到了,慕容好身上有一种微妙的变化,一种介于少女成熟的感觉。

      “乱写?”邓锦芝笑了,快步走过去,抓起慕容好的胳膊,把她的袖子往上一捋,上面紫青的痕迹就暴露出来,她又伸手把慕容好围得严实的脖子扯开,让上面暧昧的吻痕也都尽显。

      慕容好浑身都在发疼,双腿更是没有力气,挣脱不过邓锦芝,几下就被她把自己所有的伪装都撕破了,她就像一尾上岸的鱼,被周围佣人的目光看的窒息。

      “这些是什么?昨晚和那个野男人厮混去了?你长本事了?刚刚成年就和人玩一夜情?”邓锦芝竭力侮辱着她,眼神刻薄的落在她身上,恨不得把她剥光,让她那些难堪痕迹都暴露出来。

      慕容好沉默的抱着胳膊,低着头,像以前无数次一样,站在哪里一动不动的听着邓锦芝的谩骂。

      之前邓锦芝骂她,刻薄她,慕容好都会反驳两句,但是自从慕容心出事之后,她就像是被抽掉了脊骨,已经毫无反口的能力。

      她知道这是自己欠邓锦芝的,她认了。

      佣人都站在一边有些不忍的看着这个二小姐,但是在邓锦芝的谩骂下,又看到慕容好身上那些欢好的痕迹,看向慕容好的目光也有些复杂。

      这个看着老老实实的二小姐,似乎手段不简单呐。

      慕容国回来的时候,邓锦芝已经骂累了,看到他回来就急着去找他告状,“老公,你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吗?”

      慕容国就是看到今天的新闻才会提前回家,沉着脸色点点头。

      “这么些年,当真是养了一个白眼狼,我们心心还在医院躺着,她就看上了宫翌晨,当初我就说……”

      慕容国看她一眼,打断喋喋不休的女人,“够了,这事我要问清楚,让人把小好叫到书房。”

      “有什么问的?报纸写的清清楚楚,我已经联系了几家纸媒,让他们说慕容好就是勾引自己的姐夫。”

      “谁让你那么做的?她怎么说都是我们慕容家的女儿,再说了,这事对宫家来也是丑闻,你这么做不是把宫家都得罪了吗?”

      邓锦芝脸色微变,“行行,我不插手,那你也要给我们心心主持公道,不能便宜了慕容好。”

      慕容国没有说话,多年的夫妻相处让邓锦芝马上察觉到,脸上露出诧异,“你到底怎么想的?那可是心心的未婚夫!”

      “心心都那样了,宫家会同意娶她吗?”

      “什么怎么样了?她这样不是被慕容好害的吗?”

      “你冷静一点,我们不能没有宫家的支持,公司需要他们的帮助,不联姻就没有办法。”

      “可是心心还没有醒过来……”邓锦芝说到一半就懂了,慕容国要让慕容好取代自己的女儿!

      她诧异的看着慕容国,“你什么意思?不行!我不同意!”

      慕容国不管她说什么,也不再和她纠缠,自顾自上楼,让佣人去把慕容好叫到自己的书房。

      邓锦芝愣在原地,半响之后,眼中尽是恶毒憎恨,她一字一句咬牙道:“慕容好!我真是低看了你!”

     书房中,慕容好站的笔直,看着自己面目有些陌生的父亲。

      慕容国不常笑,一张脸上常年都绷着,没人猜的透他一双昏沉的眼中到底在想什么,慕容好也很少和这个父亲单独相处,此时被单独叫到书房自然有些紧张。

      不出她所料,慕容国果然是要问她和宫翌晨的事,慕容好一如既往用沉默应对着。

      “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不会让你白白受了欺负。”

      慕容好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关注,一时有些诧异,疑惑的看着今天突然关心起自己的父亲。

      想了想,她答非所问,“我想搬出去。”

      “什么?”慕容国没有听清楚,皱眉问了一句。

      “我想搬出去,学校的宿舍一直空着,我可以直接搬进去,而且我的学业也有些重,一直两头跑会很耽误时间。”慕容好干脆一鼓作气说了出来。

      慕容国脸色有些阴沉,沉声道:“你想做什么以后再说,我在问你和宫翌晨的事。”

      “我和宫翌晨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不是姐姐的未婚夫吗?我……”

      “他和你姐的事只是口头上说说,连一个订婚宴都没有,不作数。”

      慕容好愣住,之前慕容国可是一直都把宫翌晨当做自己的女婿来看待,和人介绍的时候都是说“我家心心的翌晨……”现在怎么就换了口风?

      “我已经打电话和宫家的人说了,他们说会负责。”

      慕容好惊愕的瞪大眼睛,“你在做什么?什么负责?”

      “你才刚成年,宫翌晨也该负起他的责任。”

      “可是姐姐呢?”

      “她不是还没有醒过来吗?”

      慕容好看着面前面目冷漠寡淡的父亲,心中感到了阵阵寒意。

      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慕容国脸色稍松,缓和了口气说道,“小好,公司最近出了一点问题,宫家能帮到我们。”

      所以他一次性出卖了自己两个女儿。

      慕容好走出书房的时候,浑身都僵冷着,邓锦芝端着餐食走上楼,看到她,眼梢尽是厌恶,冷哼了一声,从她身边走过。

      邓锦芝肯定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处心积虑要得到宫翌晨。

      慕容好苦笑了一下,继续回到自己的房间,突然想到,邓锦芝都这样认为,那宫翌晨呢?

      他是不是也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

      想到那人冰冷刺骨的眼神,寒意就从脊背爬满了自己全身。

      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两人消息,网上的消息果真很精彩,全是骂她的。

      妹妹和姐夫在一起了,她当然是千夫所指那个贱人。

      手机上也又很多朋友和同学发过来或关心或八卦的短信,慕容好把手机扔在一边,疲惫又无助的跌入床褥,只想就这样沉睡下去,最好永远不要醒过来。

      ……

      “二小姐,醒醒。”

      有人轻轻摇晃着她的身体,慕容好睁开眼就看到佣人站在自己床边。

      “怎么了?”

      “您快点下去吧,宫少爷来了。”

      慕容好马上清醒过来,按着头坐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她整整昏睡了将近一天!

      不敢多耽搁,慕容好早早收拾了自己,也许是连着好几顿没有吃东西,洗漱的时候她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一张脸更是惨白失血,包裹在细软的黑发中看着就像索命的女鬼。

      慕容好自嘲的笑了笑,拍了拍脸就离开了自己房间。

      下面三个人已经坐在一起,邓锦芝谄媚的和宫翌晨套着近乎,一口一个“阿晨”叫着,而慕容国公事公办的坐着,紧绷的眼梢透露着一丝紧张。

      这一切就像当初慕容心还在的样子。

      自从慕容心出事,宫翌晨就没有来过慕容家,现在一来这个家里还是就像慕容心在的时候一样,所有人都因为宫翌晨的带来绷紧了神经。

      没有办法,宫翌晨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感到压迫和紧张的男人。

      慕容好目光控制不住的看向坐在下面,肩线平直,脊背挺拔,神情冷毅,从他修长有力的手,到笔直的长腿都散发着强大的高冷气场。

      有一种人生来就高贵,从内到外都矜贵着,让人多看一样都觉得奢望。

      宫翌晨就是这样的人。

      以前慕容好都是站在楼上远远看一眼这一家人,然后安静的退回自己的房间,这一次慕容国抬眼看了她一眼,出声道:“小好,过来。”

      宫翌晨抬眼看了向她,目光凉凉。

      慕容好自觉的选了一个离宫翌晨很远的一角,还没有坐下就听到慕容国说:

      “阿晨,今天是来商议你们订婚的事。”

      “订婚?”慕容好错愕的看向宫翌晨。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31362.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