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4-27 16:55:32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来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爸爸保证不会弄疼你的

    我拿着鞋,想向李菲菲解释,但她直接从我摊子前面径直过去。

    我张着嘴,有些生气,昨天明明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她还不肯和我说一句话。

    我一生气,把平底凉鞋扔在了地上,也不去想李菲菲。

    中午放学,周健又来了,拿走两件东西,头也不抬的走了,我叫住了他:“周健,小本生意,几十块钱的东西。”

    周健转过身,饶有趣味的说:“拿你个东西,看你叽叽歪歪的。”

    “我……”我还想说什么,想了想还是忍了。

    昨天周健那么一闹,我被当成一个大变态,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一上午更是没有一个来买我东西的,我再摆几天就要喝西北风了。

    周健张着嘴,还想说什么,旁边同伴拉住了他,他们似乎有什么事,怕耽误了。

    周健瞪了我一眼,火急火燎的走了。

    我在这摆摊的目的很简单,为了找到张小雅那个贱人。

    我问过周健,周健一脸很不屑的跟我说:“就张小雅那个表子,原来求着我上她,我玩完她,没新鲜感了,就让她滚了。”

    我心里一阵酸楚,当初就因为我以为她是个好女孩,所以,三年没起过坏念头,谁知道,她和周健搞上,被玩完,被抛弃,也不知道她图个啥。

    可能是图周健有钱吧,我这么想。

    晚上放学,学校门口总停些豪车,什么牌子的都有,虽说牌子各有不同,但有一点相同的,每辆车的车头都放着一瓶饮料,像绿茶,农夫山泉,脉动什么的。

    我在这摆摊,了解这些,放农夫山泉代表一夜200,,绿茶等于300,,一瓶脉动等于400,这是女大学生一晚上的价格。

    我正准备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张小雅!

    张小雅一米六的个子,娇小柔美,穿着白色露肩针织衫,牛仔裤,一条细长美腿,摸着妩媚的红色口红,我不敢相信,张小雅会抹那么深的口红。

    张小雅径直走向一辆放着红牛的奔驰车,我这才反应过来,喊着张小雅的名字,冲了过去,可惜,我迟了一步,张小雅上了那辆奔驰车,离开了。

    我看见那辆奔驰车的车主,是个四十多的中年人,张小雅为了600,一脸妩媚的趴在中年男人的胸口。

    我追了几十米,在后面声嘶力竭的喊着张小雅的名字。

    我蹲在地上,抱着脑袋想了会,片刻,我站起来,打了自己一巴掌,这种贱女人,就喜欢钱,我为什么还要找她,我一直都是不撞破南墙不回头,这次,我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了。

    我转身就要回去,这时,我发现我身后站着一个人,把我吓了一大跳,等我看清相貌后,顿时一惊,竟然是李菲菲。

    李菲菲今天穿的很漂亮,像是要去赴宴一样,她的突然出现,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她冲前面那辆奔驰车,努努嘴:“那个女的是你女朋友?”

    “不是。”我沉声道。

    “我说呢,你女朋友怎么可能上别人的车,还有你这大叔怎么可能有个大学生女朋友。”李菲菲吐了吐舌头,俏皮可爱。

    女人的思维是敏锐的,李菲菲见提起张小雅,我脸色不好,很快转了话题。

    李菲菲背着手,看着我说:“你不是要给我鞋吗,赶紧拿出来吧,我穿了一天高跟鞋,快要累死我了。”

    说着,李菲菲手扶在我肩膀上,蹲下身子,就开始脱鞋。

    李菲菲身上很香,有股薰衣草的香味,她低头脱鞋,如瀑秀发就那么搭在我胳膊上,像是绸缎一样顺滑,我心神荡漾。

    我也低头看了眼,李菲菲的小脚磨出了很多泡泡,脚背一片红肿,我有些心疼,明明是这么美的姑娘,为了她男朋友的癖好,天天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她不喜欢穿高跟鞋,却天天穿高跟鞋,丝袜。

    “哎呀,你给我买的鞋子呢?”李菲菲手上掂着鞋子,往我身后看。

    我说:“鞋子在摊子上,你等一会,我去把鞋子拿回来。”

    李菲菲点点头,顺手把高跟鞋扔在了附近的垃圾桶里……

    李菲菲璞玉般白皙的脚踩在地上,我担心她着凉,很快把鞋子带过来,递给她,顺便把上次的事解释了。

    李菲菲看着我买的鞋,眉眼弯弯的说:“没想到嘛,大叔的眼光还挺别致的,竟然会买水晶色的鞋子。”

    我有些心累,我明明和她同龄,却被叫做大叔。

    李菲菲换上我买的平底凉鞋后,在原地转了一圈,带起一阵香风,令我心旷神怡,李菲菲突然凑近我,眨着眼睫毛,甜美一笑,说:“谢谢大叔。”

    我差点被她雷倒,虎着脸,说:“以后别喊大叔,咱俩同龄,而且,我上高中的时候,别人都说我长的像彭于晏。”

    “彭于晏?就你?”李菲菲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忍俊不禁。

    我看着李菲菲不顾形象的大笑,就后悔跟她说这个了,

    李菲菲笑完后,我俩就这么大眼看小眼,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很尴尬。

    一阵夜风吹过,拂过李菲菲的发丝,她肩膀明显一颤,李菲菲掩嘴轻咳一声,脸色变的有些不好看,我有些担心,下意识的就伸手放在了李菲菲的额头,摸了摸,温度正常。

    我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过于亲密,李菲菲的脸也红了。

    突然,响起一声怒吼。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我扭头一看,周健,还有个身材高挑的男生。

    周健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他张嘴就说:“昊哥,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在我们学校门口摆摊的穷逼,林峰!”

    昊哥?!

    我皱起眉头,这个叫昊哥的就是周健的大哥,听说有钱,有背景,我惹不起。

    吴昊打量着我,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死定了,他的眼神恨不得杀了我。

    “林峰,你死定了,连我嫂子都敢碰,说什么我都不会饶了你。”周建一顿跪舔,我看见他眼神,知道自己被坑了。

    我沉默不语。

    “松开!”

    吴昊喝道:“还不松开你的狗爪!”

    我吓的赶紧收回了手,李菲菲注意到我的情绪变化,略带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周健,去给老子剁了他刚才摸菲菲的狗爪子,出了事,我扛着。”吴昊这句话,让我心底一沉。

    周健贼笑着,朝我一步步走来……

    我惊惧,以吴昊的性格,实力,说不定,真的要砍我的手!

    周健朝我一步步走来。

    李菲菲突然站了出来,挡在我面前,叉着腰,冲周健喊:“你要干什么!”

    李菲菲这么一做,不是帮了我,反而害了我,吴昊顿时两眼冒火,走了过来,拉过李菲菲,抬手给了我一巴掌,‘啪’的响亮!

    我捂着脸,不敢还手。

    我爷教育过我,无论什么时候,有人欺负我,都要还手,哪怕对方我惹不过,我一直都很听我爷的话,但这个时代已经不同了,吴昊这种人,我打破脑袋也惹不起。

    “还敢捂?”吴昊喝了一声,我吓的赶紧松开手,吴昊抬手又是一巴掌。

    我脸上火辣辣的疼,嘴里弥漫一股腥味,我不敢捂脸,不敢还手,甚至连看吴昊的勇气都没有,害怕他又是一巴掌。

    “吴昊,你干什么!”又是李菲菲护在我身前。

    “干什么?李菲菲,你竟然替这个穷逼说话?”吴昊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李菲菲。

    “我替谁说话貌似轮不到你吴昊来指手画脚吧,倒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朋友,你什么意思!”李菲菲变得很强硬的说。

    吴昊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说:“怎么轮不到我,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吴昊的女人,我女人都被别人给勾搭了,要不是周健及时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现在口味都变的这么低级了。”

    周健冲我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我冰冷的看着他。

    “谁是你的女人。”李菲菲瞪着吴昊。

    吴昊上前,很不要脸的把手放在李菲菲的肩膀上,一脸讨好的让她消消气,我看着气的牙根痒痒,李菲菲反感的把他手打掉,冷着脸,说:“你以后最好不要乱说,还有,不管怎么说,打人就是不对,你快点向林峰道歉!”

    我心中一热。

    吴昊哼了声,指着我说:“林峰,我打你了吗?”

    李菲菲期待的看着我。

    我当然知道,这是威胁,周健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我内心挣扎,挣扎了几分钟,我选择明哲保身。

    “没有。”我硬着头皮,小声的说。

    “我听不到。”吴昊嘴角扬起。

    “没有!”

    我在李菲菲惊诧的注视下,抬高了声音。

    “林峰,你在说什么呢,他明明用手扇你耳光了。”李菲菲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眼底已经流露出一丝不屑。

    “你一定要说实话,可别让我家菲菲误会我,要不然,有你小子好果子吃的。”吴昊威胁我。

    “没有,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硬着头皮的说。

    我这句话说完后,李菲菲的脸色彻底变了,那是一种极为鄙视的眼神,她似乎没想到我骨头这么软,她都帮我帮到这地步了,没想到反而是我软了。

    周健捧腹大笑:“昊哥,怎么样,我说了,这小子是个软骨头,还是个穷逼,怂逼,被昊哥吓的服服帖帖的。”

    周健总能找到机会舔一波吴昊。

    吴昊也露出一种鄙视的眼神,轻哼一声,说:“真是个怂逼,菲菲,你这么替他说话,他却这么怂,你怎么会交这种朋友!”

    我握紧拳头,但很快又松开了。

    这时,我看了眼李菲菲,李菲菲鄙视的看着我,然后说:“我这么帮你,你连真话都不敢说,我最讨厌撒谎的男生了,还有你这样没出息的男生,你要是个男人,就别这么怂!”

    比起周健,吴昊他们说的话,李菲菲的话更像是一把利刃,直插我的心口,让我很心痛。

    我愣在原地,恨自己没用,现在要是有个地缝我绝对往里面钻。

    “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人!”李菲菲生气的说道。

    这句话,让我觉得很失落,就像是心头突然少了什么,空落落的。

    “菲菲,没必要为这种穷逼生气,我们两个好久没一起吃顿饭了,我请你去吃日本料理!”吴昊说。

    周健在一旁站着,他看着我,眼神里仿佛再说:你这样的怂逼就不该活着,跳楼死了算了!

    “你还站着干什么,影响心情,赶紧哪远滚哪。”吴昊见我还站在原地不动弹,,周健赶紧过来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

    “滚。”周健一甩手。

    我点点头,余光望见,李菲菲不屑的看着我,她弯腰,脱下脚上的平底凉鞋,我跑了几步,喊住了我,我顿时停下,迎面飞来一双平底凉鞋,砸在我脸上,我看着李菲菲,李菲菲却冷的像块冰,冷漠的说:“我不需要你的东西,娜伤你的东西,赶紧滚。”

    这是我听李菲菲第一次说脏字,心如刀绞,我看着脚边的平底凉鞋,刚刚还在美人脚下,再看李菲菲,雪白赤足踩在冰冷的地面上,她宁愿光脚踩地也不愿穿我给她买的鞋。

    我和李菲菲的关系算是彻底的从朋友变成了连路人都不算了,这比吴昊扇了我两巴掌让我更接受不了。

    我深深的看了眼李菲菲,捡起地上的凉鞋,把它捧在怀里,离开了这个地方。

    我奔跑着离开,想起李菲菲失望的眼神,还有身后吴昊贱笑着骂我是废物。

    我心如刀绞,从刚才的态度上,李菲菲不喜欢吴昊,如果我离开了,偏偏吴昊就要欺负李菲菲,这可怎么办!

    这个想法很快在我脑海中滋生,我担心李菲菲被吴昊欺负,想掉头再回去。

    但这终归只是个想法,吴昊,我得罪不起,我在这个城市活着,算得上一无所有,拿什么和吴昊他们拼,用一句话来说,他拿钱都能把我砸死!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住处,发现门是虚掩的!

    难道进贼了?我顿时提起精神,我全身家当都在我行李包里面,这要是丢了,那只能等着饿死了!

    我轻轻的推门进去,眼前一幕让我震惊不已。

    一个穿着薄纱短裙的女人四脚朝天的躺在我床上。

    她身材很好,浑身雪白,但似乎很热,手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吊带,还往胸口乱鼓捣。

    听见开门声,她竟然扯出紫色的胸罩,一把扔了出去,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朝我走过来……

    女人光着脚,扑入我的怀里,我有些猝不及防,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忘了想,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低头看了眼,趴在我胸口的女人,她嘴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张着粉嫩樱桃小嘴,清芬的淡香和燥烈的酒气,让我大脑一片空白。

    就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想抱紧这个女人,她上面已经脱干净了,我穿的也少,可以说是肌肤之亲,我正年轻气盛,难免有些反应,偏偏,她还不安生,细长美腿顶来顶去。

    她突然抬起头,顶着我下巴,呼气如兰,似桃花般艳丽的眼眸,竟有种令男人难以抗拒的娇怜,我手缓缓握住了她的肩膀,胸口燥热。

    这是犯罪啊!

    我及时推开怀里这个娇媚万千的女人,咬了口舌头,让自己镇静下来,我扯了扯衣领,脸上很热,就像火烧一样,女人被我推开,却又过来了,我本来想把她好好放在床上,当然,没那种念头!

    结果,我怀疑这个女人根本没醉,我刚把她放到床上,她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把我硬拽到她身上,我就这么趴在了她的身上,我想起身,却被女人死死的抱住,下一秒,她樱桃小嘴竟直接覆了上来。

    我脑子一片空白,是真的,一片空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一个这么年轻漂亮的额女人接吻了,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渐渐情迷意乱,但还好我清楚,再不阻止,非得出事,我猛的起身,从女人身上起来。

    女人皱着眉头,竟然歪着脑袋,四脚朝天的睡着了,只是,在睡觉的时候,嘴里喊着一个男人的名字。

    我苦笑一声,原来是把我当成她男朋友了。

    我摸了摸嘴唇,芬香仍存,虽然被当做别人,有些不爽,但也算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我看了眼床上的女人,叹了口气,又重新找了一床被子,给她盖好,转身离开了。

    这夜,我去找了个游戏厅,睡了一夜,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买了一些早餐,就回去了。

    开门后,我发现,被子叠的工工整整,像个豆腐块一样,原本狼藉的地面也被收拾的干净利落,我正惊讶的时候,身边楼梯下来一个女人,就是昨晚那个女人,她穿着办公室女性的OL制服装,肉丝袜,尖头高跟鞋,和昨晚那个激情奔放的醉酒女不一样,画着淡妆的她,高挑着眉毛,更像是一个邻家姐姐。

    她看见我进了这间房,微微蹙眉,但没说什么。

    我问李婶,这个女人之前没见过,是个生面孔,李婶说,这个女的是新租客,叫赵雅琪,在附近的一个售楼处上班,我说呢,浑身都流露着销售的气质。

    接下来几天,我还是在学校外面摆摊,我不想麻烦李婶给我介绍,我一边摆摊,一边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该怎么在这个城市生存。

    几天里,我倒是天天见李菲菲,不过,李菲菲却从没正眼看过我,我俩彻底成了陌生人,也不怨她,任谁都窝火,也确实是我对不起她。

    那天,我在路边电线杆子上看见一张招聘启事,看见薪资五千保底,顿时就激动了,撕了这张招聘启事就回去了。

    我找李婶问了问,李婶看完后,一脸愤怒的把这张招聘启事死了,横眉冷对的拍着桌子说:“林峰,我之前还觉得你是个挺好的小伙子,没想到你竟然想去做鸭!”

    我顿时慌了,我被底薪5000冲昏头脑了,根本没怎么仔细看内容,正想解释,赵雅琪正好经过,她可能听见李婶说的话了,鄙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离开了。

    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我跟李婶好说歹说,磨破嘴皮子算是解释清楚了。

    而赵雅琪应该是把我当成做鸭的了,平常见面,也都离我远远的,我每次张着嘴想解释,转念一想,也没必要,我们两个也没什么交情。

    说巧不巧,我和她还真碰上机会认识了,那天,学校领导视察,我提前收摊回来,去菜市场买菜,偶遇了赵雅琪,赵雅琪还是那么漂亮,性感大方,我总觉得她和我看的一个美腿杂志上面的女模很像。

    我想上去打招呼,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临走的时候,我发现,有个鬼鬼祟祟的小青年尾随着赵雅琪走了,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也跟了过去。

    不出我所料,那个小青年鬼鬼祟祟,往四周看了眼,贼眉鼠眼的,脸上带着口罩,速度很快的奔向赵雅琪,动作熟练,抢过赵雅琪的钱包一溜烟的跑了。

    赵雅琪被撞到,我把她扶起来,赶紧追那个小偷,还好我小时候喜欢锻炼,没少练长跑,足足跑了十分钟的功夫,把那个小偷堵进一条小胡同,他气喘吁吁的说:“大兄弟,何必紧咬着我不放呢。”

    “我不想为难你,把钱包还回来,我不报警。”我平静的说,这段路,对我来说,还真不算什么,脸部红心不跳的。

    赵雅琪也跟了过来,她脚一崴一崴的,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摆摆手,说没事。

    “那大哥,你过来,我把钱给你,你让大姐别报警,我这是第一次。”小青年说的诚诚恳恳,左手拿着一个黑色的漆皮钱包。

    我信了他,让赵雅琪别报警,我去给她拿钱包。

    我伸手拿钱包,我看见小青年手慢慢在背后摸索,我才意识到,我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为什么他不直接把钱包扔过来?

    还要让我亲自过来拿,而且,面部表情很僵硬,不敢和我对视,说明心里有鬼!

    不出我所料,我手刚伸出去,小青年就亮刀子了,还好我早有所防备,但手臂还是被划了道口子,刀子很锋利,鲜艳的血马上就涌出来了,我一咬牙,抢过钱包,掉头牵住赵雅琪的手,就是猛跑!

    小青年在后面骂骂咧咧的,还说不会放过我,一系列威胁的话。

    回家的时候,赵雅琪红着脸向我道歉,我嗨了一声,说多大点事。

    赵雅琪看着我被划伤的手臂,说:“我那里有医疗包,可以帮你简单处理下。”

    我一听,这是要约我去她家?

    赵雅琪也觉得说的有些不妥,改口说:“要不还是去诊所看看吧。”

    我笑了笑,说:“没事,雅琪姐,大哥在家,不方便的话,我还是去诊所,不麻烦。”

    我说完,撒腿就走。

    刚走没两步,赵雅琪就喊住了我,小声的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那里除了我没别人。”

    除了她,没别人?

    我想入非非……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28086.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