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4-27 13:05:35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雅痞试爱:一进三步退全文在线阅读,殷芮莹沈景牧 小说免费章节列表

    “对不起,我觉得我们并不适合。”

    “还有,谢谢你!”……

    温润悦人的女声之后,是一阵良久的静寂。眼睛唯一可以捕捉到的的运动的轨迹就是缓缓溢出白瓷杯的蒙蒙水汽,那尾音恰如水汽的扩散融入到周围,不见踪迹。

    终于,另一只白瓷杯前坐着的人动了动身子,正色道:

    “殷小姐,我知道我这样做可能让你觉得有些冒失,毕竟我们见面的机会不是很多,彼此不甚了解,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

    “你喜欢我什么?章先生,我们也就是见了两次面,总共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还是你接下来要我相信命中注定一见钟情?”声音停了半拍,接着道:

    “或者更直接点,是因为我的长相这张脸吗!是,这张脸可能符合了您的某些标准,可是这种审美放在周围环境中,捕获的面孔可不止我这一张。喜欢这种事情从来就不会有先来后到的潜规则,所以作为你早先发现的我来说,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幸运。”

    话声而止的当口,正巧一阵铃声响起,女人一边拿起放在手边的手机,一边捧起桌上的白瓷杯,浅尝的一口之后,慢慢按下接听键。目光扫及对面,露出一道止于嘴角的微笑,乌黑的瞳孔迷蒙着一层看不见的影。

    桌子对面的男人显然被刚刚的一番话说的有些扯不下脸面正视飞过来的不知意味何为的笑意。趁着她接电话的时间,脑子里正积蓄着下面要应对的话。

    的确,他没想到一直看起来温煦如春风的她这时说起话来那么锋芒毕露。或者真的如她所说,对她并不拿捏的恰当。现在桌面上的形势与其说是求爱,不如说是为了挣回男人的那一点尊严。

    大多数男人在对待女人的问题上,外貌确实占了很大的因素,女人姣好的外貌是使男人迅速坠入情网的导火线,这是不争的事实。男人清楚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女人更知道。

    可是,男人摩挲着手边的瓷杯,定定的打量着对面的女人,不知道她是太过于了解男人,还是太不了解,在这种形势下这么被女人直切要害的说出来,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很难看的境遇。

    这边男人的脑子正高速运转着,对面的人儿却倏地站了起来,带着那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不曾变过的笑脸致歉道:

    “不好意思,章先生。我这儿出了些事情需要我马上赶过去。今天,谢谢你的茶。”

    说着,那女人便消失在茶楼的楼梯口处。

    连句再见也不曾说。

    现下虽然才九月末,可是依然挡不住秋天丝丝透人心骨的凉意。

    殷芮莹从茶楼出来,已经过了下午六点钟。此时华灯初上,刚刚降下的夜幕因着点点灯光更是影影绰绰。

    说起来,这个光景是殷芮莹最不喜的,自己一个人走在这样的背景下,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孤独感会被无限的拉长放大。

    拢了拢被风吹的缭乱的头发。手下意识的摸索着包包里又欢腾起的手机,脑海里那张幸灾乐祸的脸一闪而过。

    真是!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果然,刚接通电话,信号另一端便传来杨曼曼咋咋呼呼的一顿狂轰:

    “小莹,怎么样,姐们挺你吧。你说什么时候打过去,咱就什么时候,分毫不差。别看我这样,这可是个技术活,你找其他人指不定给你搞砸了。不过我真用不着担心你找别人,因为也没人,其他人也铁定还是我,哈哈哈……”

    “是,是,我可就你一个姐妹,不祸害你祸害谁!”殷芮莹抚了抚嘴角,缓和一下刚刚在茶楼里一直僵直的神经。

    “呀的,还别说,你就是一祸水,这都第几个了,你哪次不是拉我来跑个龙套。不是说有男朋友了,就是像刚刚一样让我出个声友情客串的。你再不找个男朋友,倒不如咱俩拼伙过得了!”

    “咱俩不是一直拼伙的吗?每次拉上你不就是让你好好履行你的权力和职责吗,要不然哪天我出墙了,你不还得来拾掇我。”

    “呀!你,你……你给我回来,速度!”说着,那边果断的切断了电话。

    殷芮莹握着手机,顿了顿,瞳孔晶晶亮,眼角都满溢着浓浓的笑意。刚从茶楼出来时的那种不耐也恍然不见。

    殷芮莹和杨曼曼是大学里认识的,确切的说是同宿舍的上下铺关系。

    大学里那会,因为殷芮莹当时住的是学校里历史最斑驳的老楼,所以条件相比其他新建的差了一些。一个宿舍十几个平方,放了四个上下床铺,一个米左右的长桌,外加八个层叠到房顶的储物柜。这样算下来,八个人立脚的地儿只是寥寥。

    这么说吧,那特意留下的三十几公分的过道,你两个人得90度转身紧贴着才过得去,角度偏了一点不是碰着你腰,就是挤着你头的。而且这还是有体重限制的,其中一个体重过百斤的就没法两个人一齐挤着过。

    所以为着留那么点能自由走动的福利,也为了能专心做自己的事,同宿舍的也都尽量将自己的活动挪到900000的床铺范围内。

    不过这对杨曼曼和殷芮莹来说都是不小的麻烦。

    杨曼曼住上铺,殷芮莹在下铺,就杨曼曼那风风火火的性子要她安安静静的呆在她那一亩八分地还真是难为她了。可要是难为她一个人还好,下铺的殷芮莹也跟着池鱼遭殃。一晚上下来,就看着杨曼曼一个人上下铺的乱窜,不是忘了拿电脑的充电器,就是临时想起来还有报告要写,再不然就直接抱着洗好的一盘葡萄坐在床铺前吧唧吧唧的品。

    宿舍里的木板床着实有些年头了,而且杨曼曼那上铺还报修过好几次,这小身板哪经得住她折腾。就看着那木屑灰尘从木板的缝隙中一点一点的向下飘,还搭着整个床铺摇晃时传来的“嘎吱嘎吱”声。

    后来下铺的殷芮莹实在受不住就主动请命给上铺的那位小主递东西,免得她自己再上下铺的折腾。可以说,她们的革命友谊就是在这一来一送间建立的。

    这天,殷芮莹刚收拾完准备下班,隔壁的夏晓晓不知什么时候晃到了自己身后,猫着身子,扯了扯她的衣角。

    对于像夏晓晓这样的八卦女王可以说是跟随着办公室文化的发展而产生和不息不止的,就目前的整个形势来看,这种人士风头正盛,公司那点小秘闻什么的,到她们这儿还能发展几个番外篇。

    在殷芮莹看来,夏晓晓的存在莫不是一种调剂,对公司对自己都是。

    这不,临近一天工作结束,夏晓晓都要来做一个“总结汇报”。

    “小殷姐,你听说了吗……”开头没说两个字,话就停了。

    殷芮莹侧了侧身子,就见身后的人扑闪着两个眼睛,眉梢一个劲儿的轻挑。

    一见这模样,殷芮莹忍不住一阵好笑。

    “哦,怎么了,晓晓,发生什么事了吗?”

    “哎呀,小殷姐,你不知道,前些时候总公司不是来人检查工作吗,盛总被检查下去了。听说明天就从总公司派人过来接替他的工作。

    不是我说啊,盛总也早该下去了,占着那个位置,就见他喝酒吃饭,场子倒是天天有,其他什么事也没见他干成。我们这边的文本方案报到规划局那么久了,也没见什么动静。真是!反正,盛时这次走的挺灰头土脸的。”

    “好了,这些话在我跟前说说就好,毕竟人家在上面时也没为难我们。”说完,殷芮莹轻轻拍了拍夏晓晓的肩,拿起收拾好的东西走了出去。

    盛时调离这件事,殷芮莹身为他的直接下属一点风声没听到是不可能的。只是上面没有明确的说,她也当不知道。

    说起盛时,殷芮莹当时进这家房地产公司还是他亲自面试的。

    进公司半年来,因为整个工程项目刚刚筹措,有些报建的文件政府都没有批复下来,所以工作量不大,但殷芮莹几乎晚上下班后都得跟着盛时外出应酬。

    盛时这次被调离,殷芮莹心里是很庆幸的。酒桌上的那一套她自小就很排斥,更别说要勉强自己端着个笑脸去迎合一张张陌生的有些生厌的脸了。

    算起来,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像今天这样准点下班了。

    回到家里,没有去按门旁的开关,径直走到客厅沙发旁坐了下来,柔软的触感瞬间包围了整个身体,让人想就此也软软的塌下去。

    整个房间大面积的泼墨黑的背景下,刚刚回归的内心深处仍有几分躁动,就像几点外面的灯光零零碎碎的映射进来,留下不可循迹却真切存在的羸弱的光点。

    “喵唔”脚边传来的一阵细细的摩挲把殷芮莹从放任中拉了回来,一低头对上一双在黑暗中更是晶晶亮的圆瞳。

    肚丝是当初殷芮莹路过宠物店的时候一眼买下的,是只棕白相间的喜马拉雅猫。宝石蓝的眼睛,圆敦敦的外形,倒是和网球王子中越前龙马的卡鲁宾八分像。

    当时刚参加工作的她日子紧巴巴的,手上并没有多余的闲钱,很豪迈的刷了一只价值不菲的猫的身价之后,殷芮莹愣是连着吃了一个月的泡面。

    为了这件事杨曼曼那厮没少念叨她败家。

    在别人眼里一向计划周正的她这次可能凭心而走,太过随便,可是殷芮莹却笑着回道:“难得遇到,谁知道逛完一圈回来后,自己喜欢的还在不在?”就像有些人,你只是一转头,等回过神来,也许他身边的位置就不再属于你了……

    想着肚丝应该是饿了,不然以它平时傲娇娇的性子,对着自己这样撒娇还真是难为它了。

    随手打开沙发旁的台灯,暖暖的灯光盈满一室的黑。殷芮莹抱起脚边沉甸甸的一团肉球起身进厨房,给肚丝和自己捣腾晚饭……

    因为一夜睡的太沉,第二天殷芮莹起的稍微有些晚。

    掐着点刚进公司,殷芮莹就嗅出空气中异常的气氛。从前台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一路上竟是春醒的味道,身边的那些个平日熟识的女人,今天显得格外生姿灼灼。

    确切的说殷芮莹辨出了些许暧昧。只是不知这种异变所为何人?

    正纳闷着,夏晓晓从休息室走了出来,撞见殷芮莹,直接又跟着她进了茶水间。

    “哎,小殷姐,咱公司新调过来的经理你见着没?”

    “嗯,没有,怎么,新来的经理这么快就到了?”对于这位即将成为她的直接上级的某人,殷芮莹还是放了些关注的。听夏晓晓的意思,难道某人已经露过面了?

    “哎哟,小殷姐,拜托,你难道没注意到咱公司上上下下那些个女人荷尔蒙暴涨?一个个搔首弄姿的,真是!”夏晓晓一脸鄙夷。

    殷芮莹想起刚才在洗手间撞见行政经理蓝朵对着化妆镜补妆描摹的情形,笑出了声:“呵呵,爱美之心,无可厚非。哟,我瞅瞅,咱晓晓的眼影也很精致啊今天,换了个颜色更适合,啧啧……”

    被戳破的夏晓晓有些呆不住了,忙转过话:“小殷姐,跟你说正事呢!刚才阮总带着个人进来,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销售代理公司那边的,毕竟以我们公司的惯例,公司高层不都是向阮总那样四十岁上下的吗,正好行政经理蓝朵过去,和阮总打了个招呼,耐不住,问起旁边的那位,这才知道原来就是总公司新调过来的经理。不过,现在的重点是,他那张脸真是有资本,那叫一个清润如玉,横扫整个办公室啊。”

    “哟,丫头,怎么了,红鸾星动!要不要我中间当回红娘,给你和我那位上级牵个线,搭个桥什么的,咱看着近水楼台,怎么着也不能让肥水流了外人田不是。”殷芮莹打趣道。

    “小殷姐,你就捉弄我吧。不和你说了。”说完,夏晓晓憋红着脸就快步走了出去。

    回到位置上,刚坐下,桌上的电话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很熟悉的号码,殷芮莹拿起电话。

    “喂,你好,阮总!”

    知道是为了介绍那位即将上任的经理。进到阮总办公室,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背对着殷芮莹的身影,沐浴在斜射进来的日光中,整个人的轮廓看得不是很真切,只是依稀望去应该很年轻。

    阮总见殷芮莹进来,示意她坐下。

    “呵呵,小殷啊,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吴淼,刚从总公司调任过来,以后由他接手原来盛总的工作,全权负责公司的事务。你可要好好帮助他啊!”

    “吴淼”听罢阮总的介绍,殷芮莹轻喃出声,压下心中的颤动,站起来笑着和那人打了声招呼。

    伫立的背影转过身来,只是不知是不是阳光太过刺目,殷芮莹有些恍惚,看不清他的面容。

    “吴淼,这是你的助理殷芮莹,她可是我们公司的宝贝,办事的好手。哎,别怪我没跟你提前打招呼啊,你可要好好照顾人家。你那工作起来不要命的性子要改,要是哪天把小殷吓走了,我拿你是问。”

    这次,那个身影终于从光亮中走了出来,对着殷芮莹满是温彦的笑意,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吴淼!”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

    跟在新上任的经理后面一刻不停的忙活了半天,临近中午休息,殷芮莹才得以坐下来缓缓神。

    其实,早上乍见到那张脸,殷芮莹是有些惊诧和慌乱的。

    倒不是因为那张脸本身的俊朗,而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以这种身份碰见,所以下意识的有些慌乱以致一瞬茫然不知所措。

    回想起大学里面两人的纠葛,已经平复了好久的心再度泛起涟漪。

    不过看他一上午不越雷池,公事公办的态度,倒是让殷芮莹松了口气,对自己现在的庸人自扰一通鄙视。

    这时,平静了有一段时间的杨曼曼突然挂了通电话过来,说是中午请客。殷芮莹秉着自己对杨曼曼四五年的捉摸绝对坚信今天的太阳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只是事有诡异,要不然一向惜金如命的她不会破天荒的主动要管饭的。

    虽然知道事出有因,可是既然姐妹开口了,这去还是要去的。冲着这份明知山有虎的决心,待会儿出现什么状况外的情况,可别说姐妹不帮衬着。

    殷芮莹坚持精神上绝对支持,行动力上嘛可有可无,可以忽略不考虑执行。

    “小莹,中午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温柔熟悉的男声从背后包围过来,好似重力的吸引,温暖的让人每分每秒都想向其靠近。

    可是,听在殷芮莹的耳中却是分外的刺耳: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又相熟到可以彼此这样称呼的地步了?小莹吗?

    唇角勾起,殷芮莹浅浅的一笑,转身过去,正色道:

    “对不起,经理,我中午有约了。”

    对面的人深不进眼底的微笑,仿佛一碰就碎,疏离的语气让吴淼心里满满涨涨的酸楚像是突地打翻了一般,丝丝缕缕渗透进心底。

    因着殷芮莹明显的避闪,吴淼也不好再问。

    搭乘公司下行的电梯,殷芮莹失神的盯着墙面中镜像出的另一个自己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样的眉眼,一样的口鼻,可是眼底沉淀的东西却分明真实的反应着不同。

    三年了,不算长的时间,但也足以把一段被丢弃的感情埋没!

    来到与杨曼曼约好的餐厅,殷芮莹才意识到事情大条了。因为她不偏不倚,定的正是市最贵的餐厅之一。

    以前公司应酬的时候偶尔来过几次。虽然殷芮莹自认对哪家吃食比较精细环境比较高档等等一系列问题并不是很关注,可是对唐风还是有些了解的,毕竟名声在外啊!市里的一些高官领导,上层的一众贵媛名流经常出没这里。

    怪不得杨曼曼今天打电话来的时候神经兮兮的,也没有明确告诉餐厅的名字,只是说了××路××号。这招先斩后奏确实是对付像殷芮莹一样路况不明方向感极差的人最好的策略了。

    思摸着到底是什么事值得杨曼曼那厮这么痛下血本,越往下想殷芮莹越觉得背后阴风阵阵。

    不过,既然已经到这里了,也不好再转身回去。放下心底的思摸,殷芮莹一鼓作气,步入餐厅。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唐风了,可是这里每次来都引惹的人慢下脚步细细打量。

    一层主要是公共就餐区,整个面积不大,却胜在风骨,胜在精致。穿过黑檀木的月洞门,视觉一下子变得深邃,中庭园林中婆娑的竹影透过大片落地玻璃直逼眼帘,在室内也恍若闻得到竹林随风摇曳的漱玉声响。

    左手边一整面墙饰以桃红藏青,揉和丙烯做旧。八扇解构的银插黑的框面裱刻着姿容不同的月影荷香,搭配青灰的木质桌椅,孔雀蓝的餐具。透过反射的光斑,幽静怡然自处的氛围自然的带了出来。

    殷芮莹对此极是喜欢的。记得小的时候就梦想着能开一家像这样的餐厅,只是现实偏离的太远,也没办法再苛求。

    跟着服务生来到预定的座位,杨曼曼早已在位置上,见着殷芮莹,那神色炯炯,殷芮莹有种已然踏上贼船的感想。

    刚坐定,对面的杨曼曼随即跟过来,和她挤在一处,打着讨好的口吻:

    “小莹,你今天得帮帮我,你要是不帮忙的话我今天就得死在这了!”

    “到底怎么了,值得你下这么大本钱,来这地方。要是我不帮,估计你也死不了,顶多也就是内出血心疼的。”殷芮莹扒拉开攀上肩肘的手,问道。

    “嘿嘿,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受不住彪悍的某人吞吞吐吐的样子,殷芮莹拿起菜单,挡住视线,翻弄起来。

    “嗯,没什么大事的话,赶紧点菜吧,我下午还有不少事要忙的。你破天荒的请吃顿饭,我可要好好合计合计吃些什么。”

    杨曼曼一见,有些急了,伸手把隔在两人中间的菜单压在桌上。

    “哎呦,小莹你别闹了,我真有事跟你说,真真的!”

    “嗯,你说。”

    “一会儿还有个人要来,男的,是我妈那边亲戚介绍的。做什么的没听清楚,不过好像他爸挺牛逼的。昨天被我老妈炮轰了一整晚,你也知道的,我昨天下午出差才刚回来,累得不行,最后实在扛不住就答应出来见一面了。”

    “嗯,脑子一时短路,事后后悔。你常干的事儿!”这边,殷芮莹捧着菜单,正考虑着是要一盘海蒸蟹还是鸳鸯鱼枣,闷闷的回道。

    杨曼曼不理会殷芮莹的曝短,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我今天想了一上午,觉得这样两个人见面太尴尬。你不是也说过吗,隔着张桌子看过去只是面上的东西,桌子下面是烈女是biao子还不一定呢!这样揉太极似的演来演去,太浪费时间了,所以……”

    “所以你就拉上我陪你耍啊!虽说是被上杆子赶过来的,黄了也就黄了,可你自己倒是舒服了,那谁,最起码面子上还是要让人过得去。把我架在中间,两女一男的,我这瓦数过万的电灯泡算怎么回事。”殷芮莹放下菜单,果断的拿起包包,站起来:

    “那烈女还是什么的,取消!自己加的词不要砸在我身上。我说你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呆着,速战速决。我在隔壁的座上等你,精神上全程远程支持,完事了你直接到那边付钱啊,说好了你请的。”

    “小莹,不能走,关键时刻你可不能下我。”说完,一个熊抱上来,殷芮莹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

    ……

    两人正闹腾的当口,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请问,两位哪位是杨曼曼小姐?”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451461.com/16166.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